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骞原创

承净。 尚微。

 
 
 

日志

 
 

【原创】离开你们的日子(12首)  

2014-04-17 20:24:22|  分类: 子骞的童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开你们的日子(12首) - 秦子骞 - 子骞原创

 《雨》

 

二月,江南多雨,情歌般惹我。——题记

 

点燃你的,不止是雨的形式

还有一棵树,光着身子,沉默的线条里

似乎,有种渴望,正想突破

 

一阵风过后,雨越发密集地赶来

楼上望去,桂花叶子,像极了唇,上下两瓣

并不在说话,解开了扣子

 

鸢尾的身边,挤着一群陈旧的细节

或者是玉兰花的骨头,也或者是炸酱草的遗嘱

我说,雨大一些,一只紫蝴蝶,要归来

 

只有江南的瓦背,弯着睫毛,等一种声音

走进去,撑一把红伞,那条雨巷里

燕巢空了,丁香也私奔了

 

            ——2014225日夜  常熟

 

《鸟鸣》

 

今早六点,子骞到校,忽闻一阵动听的鸟鸣,于是记之。——题记

 

是从飞迸的山涧里跳出来的吗——

踝上的银铃,也被枝杈勾住

落了一地羞涩的笑声

 

应该被昨夜的月光染过

清晨,一根羽毛

也做了天空的耳环,掉下来

吻住一块青石的梦

 

太阳没出来,红叶李,裹着透明的曲

在湖水的眼睛里,静静地睡

风是白色的,从未知的方向飘来

两只鸟儿,飞进去,私聊了

 

想起了五月的杉,一袭水做的袍子里

绿色的身子,用草沐浴过

像极了那根竹子,说话的声音

 

              ——2014227日午后  常熟

 

《虞山北路》

 

发现自己,总是在画线,来来回回

像开始,又像是结束

 

左转,再左转,然后右转

每天六点,我会像垃圾车一样,准时出现

有时下雨,就能看见,很多个自己,躺在地上

一次次被车碾过,并不喊疼

 

甬江路,兴福寺,国际饭店

六棵悬铃木,二十七棵樱花树,像我的步子一样熟

这些树,可能是虞山的头发,长得很快

我的头发,也在长,会长成白色

 

想有一双鞋,会唱歌,晚上十点穿

走过三峰,龙潭就听到,像母亲

我推门,就咳嗽几声

 

从南到北,从北到南,秋千一样

久了,路这道方程,就无解

 

              ——201431日下午  常熟

 

 

《春悄悄》

         

先为几滴雨,盛上一小碗心事,如果半夜醒来

那是因为,有的脚步声,会踩出梦来

 

再用七八天,铺上一张宣纸,将第一朵梅,染上

像红酒,喝的时候,要坐远一点

 

山很静,应该在酝酿,一个家乡的名字

只要伸手,菜花与田畴,会过来,热烈地倾诉

 

想把风,当成翅膀,在水面上,妩媚地飞

细细的波纹,鱼鳞一样,可能是长裙

 

所有的草尖,都想起了,膝盖上的一只蝴蝶

而我,打开了窗,想有一只风筝,从去年的天空,飞回来

 

              ——201434日午后  常熟

 

《柳如是墓》

              

35日,原为访梅,雨后残,折而去墓,遂记。——题记

 

不是去看你,而是去看一百年,两百年,三百年后的自己

来自青山,月光洗过,又是怎样,复归了青山

一缕魂,一直在风中叙述,还能闻见

梅也说话,仿佛有了记忆

 

这样相见,很干净,连声音也被洗过,三十年,五十年

有玉,有琴,以清这个字煮,一千遍,一万遍

河东君,你的柳,纤细了,妩媚后

远了再远,去了更去

 

没有沁出来,这些泪,从不属于我们

如同寂静身上的花,应该诵读,或者抵达,或者酒

来,我们一起饮,第七杯

让三月,伸进身体,我们便是,江南的烟雨

 

我能看见,有一种诗,你写的

埋在尚湖的肌肤,虞山的眉心后,不想说话

光阴的手臂,正揽过来,像你的长发

我的头巾,只与安静,继续走

 

如同忘记,不要离开,过去,都住在那里

靡芜君,有没有一段距离,既不在过去,也不是未来

我们正在前去,那扇门以后,我是一方净土

你是,百年以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201436  于琴川

 

《树芽儿》

        

有一股甜蜜,正在漫过来

从心,到肺,到血管

开始往上涌了,我一动不动

我在等,我闭着眼睛

 

我的十指交叉着,靠在唇上

我低着头,耳朵里

只有泉水在笑,轻轻地,跳跃似的

看到,有一双手,正在开门

 

门,静静地转身

望着我,犹如望见一滴雨

正在离开母体,离开檐角,离开指尖

滴下来,那么慢,毫不犹豫

 

那是什么?——

门几乎看不清了,我在向前

不由自主,像个公主

我在舞台上,我说不清楚

 

现在,好像不是甜蜜,而是温暖了

把手放下来,我离开了唇

经过高高的鼻尖,我,站在小河边

有清风传来,忽闪忽闪

 

原来,那是一双,爱情的眼睛

 

            ——201438  常熟

 

 

《曾园的梅》

 

【一剪梅】探梅

 

小字出墙红粉间。

雪画风檐,梦写青山。

词边到处倚楼台,三两梅开,一二闲闲。

 

柳外江南水木缘。

道始虚村,妙去花田。

楚齐相对那桥来,只许今朝,莫问他年。

 

========================================

 

《画梅》

 

跨进这道门槛

就跨进了一种形式,不能圆满

 

梅是曾园的心

只写一首诗,江南的夜,才会懂

选择进来,是因为安静

是梅,就落在深处

 

静这个字,走得很慢

要一笔一画,写在梅的肩上

要瘦,要透,琴一样,幽幽地远

眼睛里,要写进清淡

 

然后,用指甲上的红,点下来

不要多,也不要重

要有风,有雨,有轻轻的哭泣

如果听到寂寞,就停下来

 

用目光去洗,清清地洗

洗每一个时间,每一个地点

洗窗外的桃红柳绿,墙边的莺歌燕语

然后回过头,坐下来

 

有些院落,其实进不去

比如曾园的梅

要么是没写完的诗,要么是未画出的画

 

            ——2014310  常熟

 

《水之幻想》

        

一段有水的音乐,噗通——

我掉了进去,成了鱼

 

那时是秦朝,有泰山,有琅玡

我从小篆里醒来,沿着李斯的笔,运神提气

有时飞动,有时沉着

玉箸一样,咬住了两块巨石

 

或者进了傣族的村寨

我看见一群孔雀,漫步,飞跑,追逐

那里有森林,饮泉和奥瓦萨

我会摆衣,泼水,用指尖的喙,啄一朵花

 

兰花指,小冤家,快去喊袖子来

钩了再柔,柔了再瘦

左翘,右翘,正翘,斜翘

反反复复,只唱那一段《踏谣娘》

 

日光下彻,影布石上,小石潭

柳宗元有记,我却已经溜了

 

            ——2014312日夜  常熟


《蒲公英》

 

1

于是,远远的心空,在吹笛。

潜伏的表达,举起枪,向子弹的方向追去。

 

2

其实很小,却要去看清,甚至斟酌。有时,生命就是一行句子,停留的符号,一个个竖起,绕不过。

剧中,剧终。可终究简单。

 

3

心,第一次看到,会蹦跳,犹如三月,被雨唤醒。

也是一种香气,延伸到风里。

 

4

月光海岸,尽是清辉,流泻着畅。

爱,如一帧图,正居中,以繁星的姿态,征服夜晚。有眺望,等入清晨,露水沐浴,鸟鸣妆扮。

 

5

绝非天堂,竟是天堂。她的端坐,如播散的纷飞,周游永久的晴川,呼吸到白的气息。

存贮的余音,在四季的情绪里发酵,微微醉。

 

6

何时的情绪,就这样占据。负担的踪影,切入冥冥的安排,一沉默,就几个世纪。刑期的眼前,付不起贞节。

复活的暗影飞溅,雨刻在夜的额头,仿佛柔弱的心,倒在那里。

 

7

如果不是如果,浅洼的水甚至汪洋。

仅仅是如果,仅仅是一段生命的切线,擦出过颜色,绯红,南面来,北面去。

 

8

分合,站在两边,写不出优美的句子。

几簇淡紫的灵魂,掏空了时间。

 

9

偏要呼唤,扯开记忆白森森的衣衫,写成一堆篝火。

这逃脱了许久的甘冽,聚在芒果花的眼里,读一首诗,然后读到了,忘却后的忘却,记忆里的记忆。

 

10

请我的笔,不要再来。有一些影子,没有名字,流落在曲折的肋骨间,与谁都无关。

风静了,蒲公英自会落下。

 

              ——2014314  常熟

 

《去子夜》

 

去子夜,淹没一块石头

山山水水地圆

 

找一阕词,种在边上

开梅花的名字,让燕子来衔

 

声音是红的,系在腰间

可以长无数的手指,敲一面鼓

 

所有的形状,密不透风

一条鱼,走到腮边,突然尖叫

 

去子夜,划出一条河的伤口

九个太阳,会跳出来

 

——2014316  常熟

 

《习惯》

 

习惯之始,如蛛丝,习惯之后,如绳萦。——题记

 

一张网,展开在那里,可能是冷漠

不断有腐烂的叶子,霉变的脂肪,站出来说话

遥远,沙哑,无法看清。只能顺从

或者隐忍,如同那些,躺在北极的巨大冰块

无法潇洒地起身,挥别,离去

 

叫了一声,轻轻地,想抽出一些自己的本质

一不小心,那柔弱的,透明的肢体,就在丛林中滑倒

挣扎着,撕咬着,想把新鲜的胚胎,拉扯长大

没想到,更早的时候,一只符咒,一直

呆在我的裙边,裹着刀光

 

这么多年,甚至不再反抗,也忘记了仇恨

一个人,占据着一张潦草的桌子

反复地切割,分解,咀嚼

有时,抱着一根草茎,以为是大树

还会歌唱,甚至舞蹈

 

有些立体的构建,正想进入

习惯,却布满了陷阱,悠闲地踱步

永远也摆脱不了,像一张白纸,被铁器裁开的时候

还能坐在这里,沉默地接纳,优美的裂弧

比一只容器,更完整,更木讷

 

            ——2014319日晨  常熟

 

《罚》

          

他是个无赖,总在喝醉的时候找我

那些痛,又开始扛着䦆头,铁叉

向我的往事深处,摸索前进

 

冻裂的身体,又在下雪了

屋子外头,好像有嘎吱嘎吱的声响

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是铁

 

他拉长了脸,正在努力地站起来

目光,像一把尖刀

架在我的脖子上,游来游去

 

有时,我的灵魂,就站在隔壁

只听到同一种声音

那是勺子在刮擦,还是老鼠在刨门

 

——2014319日晨  常熟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9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